第三章(1 / 2)

徐南柯给了他一个冷冷淡淡的眼神。

沈侯爷心里咯噔一声,还未出声,就见他不紧不慢地自手心里捏出一道诀,一道汹涌澎湃的金纹自他掌心浮现,散发着震慑众人的光芒,紧接着那道纹犹如灵活的水蛇一般,自正院庭前,呈扭曲雄浑之势,穿过两三道红墙,钻入沈夫人的眉心。

只听得她大喘气一声,仿佛游魂归来,一下子清醒过来。

这下可真神了!

除了她身边的两个丫鬟慌忙去扶住她,旁人的注意力却全都情不自禁放在徐南柯身上了。

侯门虽是富贵之地,却也不过芸芸凡人,修道登仙之事自古以来就只存在传说里,虽然凡界也不乏修士往来,却离这些京城富贵太远。今日乍见修道中人,就被徐南柯浑身上下的威压给逼迫得喘不过气来。恐怕帝王将相,在这些人面前,也不过凡尘蝼蚁!

沈侯爷再也不敢大意,慌忙请这位白发真人进厅堂,坐上宾。

三次机会都用完了,不过徐南柯想要的效果也已经达到了。若论起装逼,这整个修仙界可没人比他更擅长了,因为在原游戏设定里他就是个装逼的大反派,这种人设被李若烽打脸才叫读者看得更爽啊。

操起老本行,此刻一点儿也不手生。

正厅里。沈侯爷命自己嫡子沈开山为徐南柯奉上一杯茶,其他客卿官员皆坐在徐南柯的下席,面带仰慕地看着这位仙家真人。

徐南柯看了眼沈开山,这个人他自然十分熟悉,明明年仅十八,却长了副老谋深算的脸,面相倒是英俊,却毫无气质,终日花天酒地、走鸡斗狗不说,回来了还要对沈寄施加毒手,可以说,沈寄前期黑化有一大半原因在于这父子二人身上。一个加害,一个无视。

“今日多亏了真人,内人才得以被救。”沈侯爷话里有话地问道:“只是不知,真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难道是推测出我府中有变,特来相助?”

一个客卿掐住了机会,趁机拍马屁:“还是侯爷有天人之相啊,所以才能逢凶化吉,有贵人相助!”

呵呵。徐南柯喝了口茶,一脸淡泊名利世外高人的样子,毫不留情地拆台:“此为妄言,依我看,侯爷并无天人之相。”

……沈侯爷笑起的褶皱顿时尴尬地僵在了脸上。

“我来,是为了你子。”

沈侯爷眼睛睁大,也顾不上尴尬了。而沈开山瞬间欣喜若狂,刚要出口询问,就被沈侯爷更加狂喜着打断:“真人,是否我子与仙家有缘?你才特意来此。”

徐南柯勾起嘴角,缓缓点头。

这下整个厅堂都沸腾了,若能得道登仙,长生不老,谁还要这人间俗世的富贵名利?那可是凡间众人求而不得的东西啊,仙缘,沈家居然出了个有仙缘的后代,简直是祖上积德,不,是沈开山为侯府一家增光!

沈开山已经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了,攥紧了拳头满脸红光,几乎差点晕过去。厅堂里的客卿们和一些来侯府做客的官员已经争前恐后地上前祝贺吹捧了,生怕落于人后。

碍于旁人在此,沈侯拼命压抑,才好不容易将激动之情按捺下去,这种时候,愈是要镇定,他轻咳一声,对徐南柯愈发尊敬,指着沈开山,问:“不知我儿资质如何?”

他心中以为,既然这位清元派的道长亲自来一趟,那他家必然是出了个横世之才了,因此故意当着众人的面这样问。

徐南柯不咸不淡地嗯了声,道:“让我瞧瞧筋骨。”

沈开山激动地凑到徐南柯面前,却见徐南柯摇了摇头,他自以为是地领悟了,连忙退开三丈远,满脸通红、吭哧吭哧地打了一套拳。沈家将相为候,他这套拳自然打得不错,一收拳,狗腿的众人立刻鼓起掌来,一时之间整个厅堂掌声如雷。

沈开山有些得意,轻轻扬起下巴,看着徐南柯。

徐南柯却摇了摇头,神色淡淡道:“拳法过于简单粗暴,毫无美感,无法御敌。”

沈开山满腔热血被泼了盆冷水,犹如一只被踩了脚的公鸡,他捏了捏拳头,又退开两步,命下人拿上来一把精美的佩剑,耍了一套剑法。

然后皱着眉看向徐南柯。

徐南柯心不在焉地用手撑着下巴。

沈开山表面不甚在意,其实心里在意得要死,屏住了呼吸竖起了耳朵,然后就听见坐在首席上的真人不冷不热地点评道:“剑招毫无章法,你这样的根骨,在凡人中也只算是下品,何以修仙?”

在凡人中也只算是下品,何以修仙……

在凡人中也只算是下品,何以修仙……

这句话如同什么自带回音的魔咒般,令厅堂里所有动作神色声音瞬间戛然而止,气氛沉闷且尴尬。有几个宾客勉强捂住嘴巴,没有让自己的笑声泄露出去。谁能想到堂堂侯府世子今日会被德高望重的仙家真人这样点评啊,简直丢脸丢到祖坟去了,叫他横!

沈开山脸色青青白白,变幻莫测,他自出生起就是天之骄子,被众人捧在手心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受过这等侮辱?此刻居然无端成了笑柄、马戏团里的小丑!他心中愤恨恼怒极了,却在这位道长冷淡的眼神下,不敢发出一点响声。

沈侯爷丢人丢大了,勉强压住内心的怒火,质问道:“道长什么意思,既然如此,刚才何出那言?”

“我说的,是你另一个儿子。出生那年因为被算命先生说克爹,被你丢到后院,不问不顾,你的庶子。”徐南柯微微一笑,颇有几分嚣张的意思,能够轻而易举地激起别人的愤怒,气势却又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带他过来瞧瞧,若合眼缘,我此次就将他带上山。”徐南柯听见系统提示声,支线任务完成百分之五十,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击了。

沈侯爷自然不喜欢沈寄,从头到尾没有喜欢过这个儿子一分一毫,但毕竟是自己亲生的,眼见沈开山与仙门无缘,而有缘的是沈寄,他自然动起了别的心思……退一万步讲,即便沈寄不能为侯府带来什么利益,有了个在清元派修炼的儿子,他脸上也有光。

最新小说: 蔚蓝领航者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三生谜情 药王神婿 你是我的白月亮 悍狼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我是妖魔收藏家 圣血殿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