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 / 2)

徐南柯回到自个儿的落日峰上,关上房门打算修炼一番,就听着系统在耳边道:“主角逼格减少,宿主你增加了5点积分。”

将冒牌货从主角之位上踹下去,就等同于帮助男二逆袭,所以积分会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攒够1000,回到自己的身体啊。

邪魅反派徐南柯站在窗边,npc状忧愁望天。

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敲了敲系统:“这沈寄被第一个选中了,明明大出风头,他怎么一点爽度都没有增加?”按道理说他已经很卖力地想要捧红沈寄了呀。

系统冷冰冰地回答:“因为他认为你另有图谋。”

徐南柯顿时无语。

好死不死,他现在用的这具身体是徐真——

作为一个前期看谁都不爽,专注作死一百年的小炮灰,徐真可以说非常有勇气了!他不仅要得罪男主角李若烽,还要不停挑衅沈寄!

男主角李若烽就算了,他毕竟是白莲花圣母的代表,不会计较。可沈寄后来黑化后,病娇腹黑心狠手辣程度简直令人发指——徐真后来就是成为男主角的小弟后,在一场大战中被沈寄万剑穿心的。

想象一下被扎成刺猬,心脏被捅成马蜂窝的惨状,就连上一世的徐南柯都没有这么变态好吗。

而徐真是个什么秉性,沈寄就算是第一次见他,也能从其他弟子们议论声中知道了,所以会天真的认为徐真是在帮助他吗——呵呵,并不会。

徐南柯打坐两个时辰后,天色渐暗。现在这具徐真的躯壳只是地灵根,修炼起来处处掣肘,万一以后遇到了什么意外,还不能够应付。所以当务之急,他必须尽快将这具身体的修为提高。

但是从打坐状态恢复过来后,他就听到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好像是从后面新入门弟子住的后院处传来的。

本着李若烽所在的地方,就有事故发生的原则,徐南柯知道这会儿后院一定有什么剧情开展着。

他微微挺直了脊背,放开神识。

只见明忍明矾偷偷摸摸地怀揣着一包什么东西回了自己房中。紧接着李若烽从他的房间中伸了个懒腰出来,刚好撞见这两个弟子,他眼眸中划过一丝异样,就当作没看到,直接去了另一边树林中修炼去了。

见此场景,徐南柯脸色微微变了变。

他记起来这段剧情了,原剧情里,李若烽是个品性高洁可以与日月争辉的人物,少年时期天真无邪助人为乐——显然不是现在这个冒牌货这副德行。

这里的剧情是,明忍和明矾两个弟子在千重峰上那日与沈寄发生了龃龉,被沈寄揍了一顿,从此就结下了梁子。此时见沈寄居然上了自家老大的山峰,自然要偷偷捉弄他一番,将他的包袱偷走,然后被李若烽撞见。

李若烽仗义执言,将这两个轻侮人的弟子教训了一顿,之后便与沈寄成为了好朋友。所以后来沈寄与李若烽决裂时,才让故事那么动人催泪。

但是眼前这个冒牌货显然是因为白天的事情记恨上沈寄,根本懒得进行这一段剧情了。徐南柯看着冒牌货大摇大摆进到树林中,真是怀疑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有你这么小气巴拉的主角吗,还能不能好了。

但是此时时间已经不多,徐南柯便没管,他抱着那副画像迅速回到了现实世界。

等到第二日清晨一醒过来,就听见窗外传来了一阵响动,这响动声音已经很大了,许多弟子都站在院中围观,显然是丝毫不怕将他吵醒的。

徐南柯往外扫了一眼,然后十分没有魔头风度地翻了个白眼,又是明忍明矾那两个蠢东西!昨晚找沈寄的岔子也就算了,这一大清早,这么想不开,居然碰瓷李若烽。

简直是将炮灰准则彻头彻尾牢牢记在脑子里,即便顶着鼻青脸肿的猪头,也宁折不挠!

明忍和明矾一左一右地将李若烽压在地上,将他的脸死死按在地上,嘴里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山下来的野小子,今天我们兄弟两就教教你什么叫做尊兄重道。”

他们两个本来莫名奇妙大半夜被揍了一顿就已经满肚子火了,早上起来,这家伙居然对着他们的脸就是一阵嗤笑,不弄死他丫的,他们就不算这落日峰上头号狗仔。

李若烽却在心里嘲笑道,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他可是有天道罩着的。没错,这又是一场打脸情节了。

原剧情里,原主自然没有嘲笑这两个家伙,但是本着所有的炮灰都看不顺眼主角原则,这两名弟子也是这样将主角踩在脚下欺负的——但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上虚真人马上就要来了,不仅教训了这两人一顿,还发现了李若烽是火系天灵根,对他格外留意,甚至之后还对他亲睐有加,私底下给了他一本剑谱。

李若烽在心底狂笑——受死吧你们两个傻逼玩意儿。

正在这时,“吱呀”一声,徐南柯的门被重重推开,他蹙眉立于屋檐下,眸光冷冷地看着这几个扰人清梦的家伙。虽然是个反派炮灰,可他的气场不可谓不强大,一站出来,就令李若烽浑身上下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胆寒。

见他出来,明忍明矾立刻像有了老大撑腰的小弟一般,眸中含泪,委屈巴拉道:“师兄,这狗崽子一大清早就辱骂我们两个,我们不过是昨晚上茅厕时不小心撞到了脸,就被他出言不逊……”

他们才不会说半夜被人摸黑揍得爹妈不认呢哼!

最新小说: 蔚蓝领航者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三生谜情 药王神婿 你是我的白月亮 悍狼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我是妖魔收藏家 圣血殿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