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 / 2)

涟水宫的人全都震惊了,她们找了这些日子的孟如水,居然就伪装成了孟华音待在她们身边,甚至还是她主动带着人来找她自己的!此时孟如水朝西侧一跃——几乎是立刻察觉到她想要逃离涟水宫的心思,几名女长老前后飞出,将她钳制在地。

但是现在气氛尴尬了。

她们自己的弟子无端闹出这样一番闹剧,跑到别人门派来滋事,还将别人门派的弟子刺伤了,简直无法收场!

徐南柯淡淡瞥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两个弟子,那两个弟子已经对自家峰主五体投地了,立刻领悟,跑过去将重伤的沈寄扶了回来。

徐南柯又淡淡瞥了他们一眼,那两个弟子立马又领悟了,用“徐真师兄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深明大义”的崇敬眼光看向徐真,然后吭哧吭哧地将沈寄扛到上虚真人那里。

系统幽幽道:“警告,ooc……”

徐南柯立刻凶巴巴地反驳:“我说什么了吗,我一个字都没说啊,全都是这两个弟子会错意!”

系统:“……”

沈寄虽然重伤,可神智是清醒的,将徐真的神色尽收眼底,只觉得心底仿佛有什么梗在那里。

上虚真人真气从掌心缓缓输出,按在沈寄的伤口上,不一会儿就止住了血。虽然在千重峰上沈寄对他不敬,他不太喜欢这小子,但这次见这小子临危不惧,还受了伤,心底对他的那些不喜也烟消云散了。自然是尽心尽力地替他疗伤。

两派重新恢复对峙。上虚真人虽然一言未发,但身上散发出来的真气已经非常有压迫感了。

那名最先开口挑衅的涟水宫女长老率先抹下老脸,朝清元派众人抱拳道:“此事实属我派管教不严,在下代替座下弟子向诸位道一声对不起了。”

上虚真人还没发言呢,徐南柯就挑眉道:“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执法长老干嘛呢?”

“那你们到底想怎样?”涟水宫女长老脸上怒意几乎按捺不住。

“所谓赔礼道歉,你的赔礼呢?”徐南柯面不改色地开口。

众人纷纷侧目看向徐真,果然是他们嚣张的徐真师兄,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索要赔礼,显然是想趁着这机会趁火打劫。那涟水宫擅长暗器,还擅长用毒,不知道有多少好玩意儿呢。

涟水宫女长老现在已经将火力集中到徐真身上了,因为瞧起来他似乎是方才出场对战的那名弟子的峰主,居然这般护短,还索要赔礼——

冷哼一声,不想弄得下不来台,涟水宫女长老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匣子,扔向徐真,徐真伸手轻轻一接,不可置否地挑起眼皮:“就这么点,未免太过寒酸……”

清元派弟子们已经惊呆了,虽然这样做真的有些没脸没皮,但是徐真师兄做出来,意外地和他很符合,而且不丢脸呢。

涟水宫女长老明显没想到这名亲传弟子如此厚颜无耻,但众目睽睽之下,又没有退路,于是又黑着脸,掏出个什么玩意儿,沉痛无比地丢给徐真。

徐南柯将两个黑匣子都收入怀中,这才勾了勾嘴角。原剧情里涟水宫女长老只是给了李若烽一枚金莲而已,但没想到自己方才激将一番,她就又扔了个什么玩意儿过来,应该也是什么重要道具。

忽然想到了什么,徐南柯朝着那名女长老微微张开口,还没等他开口,涟水宫众人一看他又要索要东西,忙不迭齐齐飞上云头跑了。

徐南柯:“……”

待到涟水宫众人彻底离去,清元派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急也解除了。

上虚真人和执法长老在修.真界这么多年,自然通过刚才之事察觉到一丝敏锐的味道,这江湖上的“千面狐狸”居然就是涟水宫的弟子,而在这之前,他们居然从未听闻!可见这涟水宫深不可测,还需防范于未然,于是两个长老匆匆回清元山上去请示掌门了。

剩下的清元派弟子们经过刚才一事,自发地散开了一个圈,远离了李若烽。就连之前与他交好的一些弟子,经过此事,也不由得担心他是否会在自己背后捅自己一刀了。这种人,不敢与其深交。

李若烽站在原地,脸上却在狞笑,不管怎么样,他总算确认了,沈寄这小子就是穿越过来的吧。不管怎样,一定要趁着他还没有觉醒灵根之前,尽早除掉他,否则一而再再而三,自己的男主之位迟早会被夺走!

而落入徐真手中的金莲,也只有解毒功效而已,反正目前对自己也没有什么用。虽然李若烽有些不舍这等宝物落入徐真的手中,但是他知道徐真同样憎恶沈寄,不可能将金莲给沈寄让他解灵根之毒,所以暂时放下心来。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拿到绛云剑!那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徐南柯听见系统道:“主角的好感度降低,爽度降低,积分加20,男二的爽度增加,积分加2。”

徐南柯扶额,是了,他已经发现了,沈寄尤其小气,从李若烽那里积分刷刷地涨时,从他那里几乎都讨不到什么积分。他的爽度也太难提升了吧,这还不够爽?都让他一个人大出风头了,临危受命,临危不惧,要多英勇有多英勇,他怎么还是不爽?

最新小说: 狱神殿李初晨孙欣欣 我真没吃软饭 我在三界开酒馆 超级学霸:从低调控分开始! 武游都市 开局成为长老,专收女徒弟 被白富美包养后我火了 重生1976 桃源极品小仙医 猛兽出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