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1 / 2)

三日后。

上虚真人命令大师兄玄清带领沈寄进入藏书峰,作为他赢得第一次比试的奖励。清元派的藏书峰有珍贵书籍万千,还有各种前代掌门和长老们留下来的宝器若干,相当于清元派的藏宝之地了,若非赢得比赛,一般弟子根本进不去。

“这是前任掌门一直珍藏的一副画像。”玄清走在前面,每经过一件有点特色的宝器,就为沈寄介绍。因为上次沈寄拼着受了重伤,为清元派立功的事情,清元派上下对他刮目相看,玄清为人正直,自然对他更加友善几分。

见沈寄的视线跳过画像,落在了雕花桌案上的一枚形状奇怪的小圆盒上,他好心地解释道:“这是追银凤。”

“什么是追银凤?”沈寄闻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一阵香气,就是从小圆盒中发出来的,但是不仔细闻的话根本闻不出来。

玄清有些骄傲地说:“是前任掌门沈若云研制出来的一种擅长追踪和查探的嗜血蝶,世间唯有三只,被前任掌门用银盒封印起来。”

见沈寄鼻子动了动,又往那圆盒凑近了一点,玄清看了他一眼,有些诧异道:“你闻得到?”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皱了皱眉,话头一转:“闻得到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前任掌门仙逝后,他留下的禁制没人能打得开,我们再看看别的。”

沈寄不可置否地跟在他后面,两个人持着一柄长蜡烛,顺着蜿蜒的洞穴继续走下去。

……

吃完晚饭,徐南柯跳到试炼峰山腰上的溪流中,将衣服脱了下来,打算冲个澡。

试炼峰是整个清元派上灵气最充裕的地方,一般被罚闭关思过的弟子才会来到这里,因此没什么人。他将衣服放在岸边上,就跳进了水,清澈的水流冲刷过他的头顶,徐南柯闭上了眼睛,打算就在这灵气充裕的水中,修炼一番。

忽然系统在他旁边提醒道:“李若烽拿到绛云剑了。”

绛云剑可谓是前期十分重要的宝器了。徐南柯会大方的让李若烽拿到吗?

他仍闭着眼睛,嘴边勾起一抹老神在在的笑意,道:“让他拿,他拿了也认不主。”

而此时,系统又道:“察觉到男二爽度增长,积分加5点。”

这下徐南柯倒是有些讶异了,按道理来讲,沈寄现在应该在藏书峰中浏览吧,看个藏宝而已,还只看不能摸,还能够增加爽度?

……

沈寄与玄清从藏书峰上下来时,已经是黄昏了。

待玄清走后,沈寄独自一人朝着自己的山头走去,走到落霞坡,四下无人,他才悄悄地从袖中拿出一枚银制圆盒,上面的雕花尤其诡异,就算是此时,沈寄也能嗅到从中散发的淡淡香气。

若玄清在此,可能要大惊失色,他全程与沈寄待在一起,自然不可能叫人从他眼皮子底下偷东西的。

可盗窃对于沈寄而言,从来不算什么难事,甚至可以称得上他不堪言说的一技之长。

看先前玄清欲言又止的神色,这追银凤应该有什么异处。他说自从前任掌门仙逝后,便无人能打得开他的禁制。沈寄想了想,简单粗暴地将银质圆盒在膝盖上一磕,结果居然就打开了,盒子变成两半,跌落在他手心。

三只黑色小蝶从中飞出,翅膀上的纹络非常奇特古怪,绕着沈寄飞来飞去。

沈寄倒是神色毫无变化。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能打开,不过既然能打开,这玩意儿就归他所有了。

追银凤。

沈寄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猛然变得激动起来,匆匆走到落霞坡上他和那个人互传讯息的地方,树下埋着一个小盒子,里面有张纸条,上面有昨日那个人回复给他的讯息,还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淡淡墨香。

他说过,他要在三个月内揪出那个人是谁。凭借自己的力量找到他是谁。他不会再相信他,像个傻子一样等候他的消息,然后又一次被玩弄。

沈寄深吸了口气,将那纸条凑到三只小蝶的下面,小蝶立刻围绕着那纸条飞来飞去,大约过了不到十分之一炷香的时间,三只小蝶同时飞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沈寄眸色沉了沉,快步跟了上去。

追银凤离开落霞坡,绕过树林,仿佛有灵性一般,带着沈寄走过的地方全是寂静无人的山间深处。又绕过了几座山峰,来到灵气充裕的一座山上,沈寄虽然没来过此处,但是一眼就辨认出,这应该是清元派中的试炼峰。

追银凤在一处淙淙溪水边停了下来,扑着翅膀,示意沈寄快点跟上。

沈寄却停在了那里。

他垂在身侧的拳头紧了紧,仿佛有什么在喉咙里跳动,呼之欲出。血液里像是有千百颗心脏在疯狂跳动,疯狂奔涌!他设想了整整两年多!快一千个日出日落!那个人究竟长什么样子,有着什么样的声音和神情——但是现在距离他如此近,沈寄的脚步却像生了锈,却迟迟无法移动。

血液仿佛全都涌上了大脑,四肢喝头皮都变得僵硬起来。

他抬眼定定地看向溪水上游,那个人……就在那里吗……

正当沈寄要抬步往前时,就忽然听见不远处几道细微的风声。

“刷”地一声周围杀意陡生,沈寄为人警觉,迅速向斜掠出三丈远,一柄长剑破空而来。长剑周身散发着淡淡月光般的光芒,显然是一把名剑,在空气中划出凌厉的声响,入木三分地插在他方才站立的后方。

沈寄脸色一变,转身便朝溪边上游跑去,同时将飞在半空中的追银凤揽入袖中。

他是第一次来这试炼峰,对地形半点也不熟悉,也不知道居然敢在清元派行凶的那人是谁——不,不行,不能往溪水上游跑,万一那个人也打不过后面这人,也受伤了怎么办。

可自己不是明明恨他么——沈寄蹙紧眉头,当即掉头,而后面紧追不舍。

沈寄在灵石上施了一道灵力,让灵石跌跌撞撞擦过草丛飞向溪水下游,自己却腾空而起,躲在一处参天大树后方。

后面那人果然中计——看见他的身影后,沈寄的瞳孔猛地一缩,居然是李若烽!

沈寄蹙眉看着他四处找寻自己地踪影,脸上带着恨意。

最新小说: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 三生谜情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蔚蓝领航者 药王神婿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你是我的白月亮 我是妖魔收藏家 悍狼 圣血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