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1 / 2)

穿着白色校服的清元派弟子们一直向前深入,周围树林越来越遮天蔽日,几乎看不清天光。

行了一两日,逐渐出现一些小型妖兽,大多数都是嗷嗷待哺的小幼崽,十几名弟子一起围殴,三下两下就把妖兽的血砍光了。

这会儿人多妖少,众弟子都抢着打怪。

徐南柯其实希望借着在试炼地修炼的一个月,让沈寄修为再提升一个层次——按照之前的积分系统来看,他的修为提升程度如果快于原剧情,那么会有一定积分。而在试炼地打怪修炼是再好不过的了。

于是众人忙着打怪掉血,徐南柯蹿于其中,身影快得看不见,但是不一会儿,仅有的少得可怜的几头妖兽全都被赶到沈寄那边去了。

沈寄手忙脚乱地退到树边,不过他这段日子修为长进不少,还能应付得过来,手中剑影齐飞,妖兽四肢皆断。

方才妖兽分明正被自己一群人围攻,怎么瞬间就跑到他那边去了——众弟子都有些莫名奇妙地看向沈寄,正好看到他挥剑时,剑身淡淡灵气笼罩——卧槽,他手中那是什么剑,从未见过,应该是什么上阶法器了——

这把绛云,有破山沉舟之利,按照沈寄现在的修为,用起来是有些困难的,但是已经滴了血认了主,就用得非常顺手。不过就是只能发挥出原本的十分之一二的威力就是了,但这也很吓人了。

基本上被他刺中一剑的低阶妖兽全都立即死在原地,鲜血直流,眼睛还是睁着的。

老实说,虽然上次比试中沈寄提了一百二十桶水,但还是不够服众的,毕竟大家根本不知道他有没有作弊,但是现在看到他一个人应付他们几十个人应付的妖兽,彻底服气了。

不过……大家又看了一眼徐真师兄,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简直不要脸,堂堂一峰之主,清元派的亲传弟子,居然把怪占为己有,只让沈寄一个人杀,好像圈养那啥似的。

李若烽则更加嫉恨,他现在已经确认了的有两点,一是这个沈寄绝逼是穿越进来的,二是徐真这个npc应该是被程序员升级过的,他要是不把这两个人除掉,只怕一直会碍他的事。现在就是想办法该怎么除掉了——他的视线投向了队伍前面的徐灵。

原剧情里,女主角徐灵一开始在门派大比中就注意到了他。但是由于头筹被沈寄夺走了,后来涟水宫来袭时,大出风头的又变成了沈寄,导致都到现在了,徐灵压根没对他产生一点好感,男女主角的好感值为零。许多情节都莫名奇妙消失了。

李若烽心中烦躁无比,不知道如何改变这个局面。

而徐南柯负剑身后,哒哒往前走,心满意足地听见系统在耳边提示爽度和积分有所增加,并不知道已经被大家了然的目光锁定了。

……

而不止是这样,沈寄将追银凤放在了他身上之后,才发现徐真这人简直高深莫测,将欺负他的明忍明矾赶走,将妖兽赶到他身边让他一个人杀也就算了,一路上还时不时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不知道在打量什么。

沈寄数过,进了试炼地不过七八日,徐真就已经看过他不下三四百遍!说不上为什么,沈寄觉得这种被注意的感觉非常好,但他同时更加疑惑,徐真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他无数次想冲到徐真面前,想质问他为什么没有遵守约定——

等一行弟子已经进入试炼地深处时,身上的食物和水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了,这个时候,这些东西的分配,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徐师弟,我和师妹去前面探路,你在这里盯着这些弟子。”玄清将手中的食物分给众弟子后,对徐南柯道。

“好。”徐南柯点了点头,抱着水壶,往树下一坐。

他喝了两口水,系统突然提示性的响了一下,一般系统这么响的时候,就是可以打主角的脸,或是沈寄那边有事情了。徐南柯下意识地往沈寄那边一看。

果不其然,沈寄竟然在挤蘑菇里的汁水充饥,那两个分发食物的弟子转到他头上,食物都分发完了。他自己好像习惯了,懒得计较,正微微蹙着眉尖,认真专注地盯着手中的蘑菇。俨然采蘑菇的小弟子了。

看见他这种孤零零的小模样,徐南柯顿时怒从心起,杀气腾腾地瞥了分发食物的两个弟子一眼。

按道理来讲他们和沈寄也没有仇,而且自从上次涟水宫来袭时,沈寄力挽狂澜,众弟子对他有了几分敬畏——为什么还是这样。

徐南柯心思一转,这些弟子们虽然不敢往大了挑事,怕把兔子惹急了咬人,但是在这种小事儿上糊弄下,却是没有人会注意的。

徐南柯有些头疼,他倒是想把食物分给沈寄,但是怎么才能不ooc呢。

殊不知这头沈寄背对着徐南柯,已经将徐南柯脸上天人交战的神情尽收眼底了,他不动声色地继续挤着蘑菇里的汁水,一边注意徐南柯接下来的举动。

旁边两个弟子小心翼翼地凑过来,问:“沈寄,你真的不饿吗,我们这里还有食物。”

沈寄低声道:“我不饿,你们吃吧。”

一边通过追银凤看了一眼徐南柯,他应该听不到这两个弟子和自己的对话。

但是这几天弟子们不知道为什么,就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对他的态度天翻地覆,虽然不至于讨好,但是绝对不敢用轻蔑的眼神看他了,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什么突然傍上大佬的小情人一样。尤其是明忍明矾,一直偷偷打量他,那眼神像看什么“求问已经得罪了恶婆婆现在该怎么补救在线等”一样。

沈寄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有哪一环被自己疏漏了。

而徐真师兄飘忽不定的态度,更令他觉得心神不宁。他决定做一个试探。

他蹲在那里继续采蘑菇,然后静静等待着,只见徐南柯咬了咬牙,突然站了起来,紧接着提着水壶和食物朝他走过来了——

果然。

沈寄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不动声色地看着徐真师兄一步一步地朝他靠近。

一步、一步,又近了一步。他想要干什么?

徐南柯已经想出了绝对不会ooc的好办法了,简直完美!他提着好大一包食物,先走到沈寄旁边的两个弟子旁边,先没话找话地呵斥了他们两句:“吃没个吃相,坐没个坐相,清元派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弟子?”

两个弟子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找到理由靠近作战区域后,徐南柯神色不变,继续在沈寄附近晃荡,“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一根藤蔓,“哎呀”惊呼一声,手里的食物和水壶就直直地抛了出去——

在空中划出一道计算好的抛物线,“啪啪”正好砸到沈寄身上!

简直完美!

沈寄眼睁睁地通过追银凤看见徐南柯一串不可思议的动作之后,一包糕点和水壶从天而降,砸到了他脑袋上,紧接着掉到地上,因为糕点外面包得严实——明显是被人多缠了一道布条才这么严实的——所以半点儿都没沾到地上的泥土。

沈寄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劈中了,瞬间僵直在那里,如果不是从头到尾将徐南柯的神色动作尽收眼底的话,他只怕要以为这又是徐真师兄的侮辱了。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分明是在帮他,可脸上的神色和话语都冷淡得很。

——沈寄完全猜不透徐真师兄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喉咙里却仿佛有什么哽到了嗓子眼,撩起眼皮猛地看向徐南柯。

徐南柯负手站在那里,神情冷漠地说:“真是晦气,既然掉到了地上,就赏给你吃吧。”

系统:“警告……”

徐南柯立刻打断:“警告无效,你没看见我这是在侮辱他吗?”

他简直要佩服自己了,演技简直达到了巅峰,这要是回到了现实世界,怎么着也可以拿个那什么百花奖了。徐南柯简直要笑出声来,跟着系统混久了,他开始找到一些漏洞了,什么强制模式都不是问题,尽管一起来!来啊!

最新小说: 蔚蓝领航者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三生谜情 药王神婿 你是我的白月亮 悍狼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我是妖魔收藏家 圣血殿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