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拯救男二 > 药王谷(五)

药王谷(五)(1 / 2)

这样又过了两日,徐南柯每天抱着被子滚来滚去,躺在床上摊大饼,因为又聋又瞎又失去了大半嗅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经常后半夜时觉得冷,模模糊糊间,感觉有股真气涌入体内,然后又会闻到浓烈的血腥味,一日比一日剧烈,只是徐南柯也闻不太真切,到了早上,这味道就全都消散了。

沈寄每夜都回到得非常晚。

到了第六日,徐南柯睡了一觉醒过来,摸摸索索地下床,才发现他竟然一整夜没回来。

这是徐南柯治疗的最后一天,心里头还挺希望沈寄能够陪在自己身边的,但没想到这小子平时黏黏糊糊,关键时刻居然不见了。空气中熟悉的酒味和血腥味已经消散得不剩几分了,沈寄昨日清晨出去,到现在已经一天一夜没回。

等了一会儿,两名女子已经过来要带他过去了。

徐南柯手上树枝在地上戳来戳去,缓步走到屋檐下,唤了两声:“沈寄,你在不在?”

没有人应答。

万籁俱寂。

徐南柯又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一个人过来捏捏自己掌心或是怎样,才骂了一句小兔崽子,和两名女子走了,服下了药后,江诗河手掌按在他头顶,将他体内无凛最后残存的一点真气吸了出去。

“今夜休息一晚,明日你便可以全好了。”江诗河淡淡的声音在头顶传来。

“眼睛会好?听力和嗅觉呢?”

江诗河道:“都会好。”

徐南柯道:“沈寄呢?他昨夜怎么没回来。”

江诗河顿了下,冷淡道:“我让他去外头给我送一封信,估计要耽搁两日。”

徐南柯虽然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有事,但是听到明日就可以恢复正常人,还是有些兴奋,最关键的是,最近一直待在屋子里,冷得瑟瑟发抖,哪里都不能去,实在无聊。

他又摸索着回去,经过长长走廊,心里想,上次去赌城时,正好是元宵节,但是街上的酒馆商贩都跑路了,沈寄没有见到流光溢彩的热闹场景。这次从药王谷出去,回清元派之前,不如找个地方好好玩几天。

还有上次在赌城的客栈里,沈寄说什么来着,他想要什么来着。徐南柯回到房中,冥思苦想,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夜沈寄仍然没有回来。

徐南柯在床上辗转反侧,有些睡不安稳,昏昏沉沉地到了第二日,很早就醒过来了。眼前的东西一开始还是模模糊糊,好像罩了一层朦胧的毛边,使劲揉了揉,才慢慢清晰起来。耳朵里也听得见外面大雪压断树枝的声音了。

他生龙活虎地在房间里跳了一会儿,沈寄两日没回来,屋子里头便落了些灰。外头的院子里,腊梅树上,还挂着七日前沈寄扎的小灯笼,现在已经熄灭了,被厚厚积雪盖住。

屋里屋外,俱是冷清。

徐南柯洗完手脸,刚准备去找江诗河,问他沈寄的去向,就见床上枕头旁边摆了几只用软树枝扎的小兔子,青嫩的颜色,是深冬后破土而出的小树苗。一共五只,应当是每夜一只,沈寄在计算什么日子。

因为两夜没有回来,所以少了两只。

徐南柯将五只小兔子拿在手心里,不由得笑了,沈小寄真是孩子气,傻得冒泡,然后十分珍重地放进了乾坤囊中。

他去江诗河那里找沈寄,却得知沈寄还没回来,便无趣地回了自己屋子,百无聊赖地在雪地里练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王谷中大雪覆盖,一眼望去,茫茫一片,看不到天地的缘故,他觉得这几日时间过得格外漫长。

又等了两日,徐南柯实在不耐烦,让两名女子去催江诗河,问他沈寄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再不回来,他可要找上门去了。

丹药房内,江诗河挥了挥手,将前来传话的丫鬟遣退。

他双手负在身后,脚步一转,走进隔壁的屋子里。沈寄正紧闭双目,盘膝坐于床上调息,他此时浑身狼狈,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手臂上、脖子上、脸上皆血肉模糊,四处扎了绷带,但还是不停渗血,不过好歹剩下一条命,只是气若游丝,也不知道多久能恢复。

江诗河倒是极为看好他,能够从魔沼鬼域的众妖兽中全身而退,这世间便也没几个人能挡得住他了,日后的修行,全看他个人,若是能顺利地步入分-神期,克服最后心魔那一关,渡劫飞升指日可待,或许就能成为千百年来,年纪最小的飞升者,也说不定。

沈寄睁开眼,一双黑眸中还残存着几分嗜杀的气息,还未完全从血腥中抽离出来,他望了江诗河一眼,脖子转动得有些艰难,道:“我师兄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吗?”

“区区散魄伞,我解决起来还不在话下。”江诗河淡淡道。

沈寄便不再理他,兀自闭上了眼睛。

江诗河侧目望了眼他,自己起死回生的医术居然没能得到捧场,颇有几分遗憾,抚掌道:“你不信?难道你不知道,天底下这无凛的真气,只有我能救么?”

是不是他太温和好说话,这些人竟然不知感恩。

沈寄依然不理他。

最新小说: 药王神婿 悍狼 三生谜情 你是我的白月亮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在女强文里当团宠 蔚蓝领航者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圣血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