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拯救男二 > 黑化(一)

黑化(一)(1 / 2)

天际乌云却已经滚滚而来,将整个落霞坡压迫得喘不过气来,一道青黄明线自天边云层穿透,忽降大雨,铺天盖地,狂风乍起,飞沙走石,山上树木被吹得翻滚下山。

所有蹲在山上的弟子忙不迭逃走,不知这异象从何而来——

沈寄仿佛察觉到什么不详征兆一般,死死扣住徐南柯手腕,与此同时,天际浑沌一片,乌黑云层中恍惚传来一个轰轰隆隆的声音,落至落霞坡众人头顶。

那声音宛如开辟天地之时便已存在,犹如从远古走来,荒凉而冷漠。

看不见身影,看不见任何东西,那声音压迫进众人的耳中——虽然所有人都听得到,但是那声音分明是对沈寄说的,因为沈寄猛然吐出血来,踉跄地单膝跪到地上,一只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

“恭喜第一位宿主获得胜利,帮你取得了与我更近一步的位置,若非他,你此时的命运绝非如此。”这声音睥睨天下,带着淡淡的嘲讽与冷漠。

系统惶恐地在徐南柯耳边提醒道:“不好,沈寄完全替代了男主,现在天道出来了。”

徐南柯:“天道?”这声音竟然是天道?

天道一向是维护原先的李若烽的,而他篡改天命,帮助沈寄逆天而行,此时天道自然要给他最重的惩罚,可万万没想到这惩罚竟然是——!

接下来天道还说了什么,徐南柯却全然听不见了,他只能感觉自己手腕几乎被沈寄抓得断掉,蚀骨的疼意传来,然而当他抬眸向沈寄望去,沈寄眸中一片荒凉与冷意,宛如有什么被浇灭,自己手腕上的这点疼痛竟然不及沈寄眼里的痛意万千——

与此同时,系统在他耳边提醒道:“即将开始魂魄转移,宿主请做好准备——”

徐南柯六神无主,盯着沈寄,而沈寄也单膝跪在地上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双黑眸又黑又深,完全不复半点光亮,有的只是一片苍凉与恨意。

雨水将两个人全都淋湿,风筝全都散了架,摇曳着落下来。

有片刻的死寂。

沈寄睫毛上挂着水,几乎要哭出来,带着哭腔道:“为什么?”

他脑子被天道的声音搅得生生作疼,整个人陷入混乱之中,只知道拽住徐南柯不让他走。

徐南柯根本不知道天道究竟说了什么,说到了哪个程度,他只是心里疼得要命,试图去捂住沈寄的耳朵,对他道:“不要听,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但是他此时动弹不得,魂魄逐渐与身体抽离,那种疼痛令他面容扭曲。

狂风四起,几乎将二人吹散,而沈寄死死拽住他的手腕。

沈寄嘴边溢出鲜血,又被大雨冲掉,顺着锁骨流下去。

他仿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当胸砍了一剑,五脏六腑痛得撕心裂肺,却发不出来半分叫声,他一张开口,又是吐出一口鲜血,道:“师兄,原来都是算计吗?”

“你说喜欢我,你对我好,全都是算计?”

徐南柯如坠冰窖,他终于知道,天道的惩罚是什么了。

“不,不是,我……”他话都说不完整。

“他说的都是真的,对不对,你帮助我,不过是为了任务。”沈寄惶惶然,眼中恨意掺杂着痛意,爱恨纠缠,最后竟然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只化作一片绝望的苍茫。

他简直怀疑这是不是一场噩梦,可为何如此逼真。

徐南柯浑身发抖,舌头打结,心尖发疼,可他又能怎么否认,若不是为了完成任务,他从一开始,难道会多看沈寄一眼吗?他会对沈寄好吗?他怕是只会视若无睹地转身就走。

他把沈寄当作攻略对象,但沈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他一开始的时候,有在意过沈寄的感受吗?一年之期失了约,便失约,他只是愧疚了一刹那而已,却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沈寄还抱着最后一丝期望,死死盯着徐南柯,眼眶发红,声音发抖,说:“师兄,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你在利用我?”

徐南柯无法否认道,苦涩道:“是。”

沈寄一颗心猛地坠落悬崖,血液翻腾,又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原来他把他当作救赎,他却把这当作游戏。

他以为的一包糕点,一把绛云剑,却是他用来玩弄自己的道具。

甚至在试炼地中为自己挡的那一箭,都是早有预谋。

他为什么这么傻,第一次等了两年,还不够让他悔悟,第二次又一头钻进了师兄的圈套。

他就这样捧着一颗心一次又一次死灰复燃,又复死灰。

天底下还有比他更蠢的人吗。

……

沈寄像是陷入了混沌状态,被灌进深海底下,无法呼吸,茫然地想要找到藏身之地。眼眶通红,却流不出泪来。

“你骗我,你说你喜欢我,你的任务是不是就能顺利完成了?”他神情恍惚,盯着徐南柯,嘴角逐渐出现狂笑,当日受了无凛的全身魔气,被他压制下来的魔气又开始在体内翻涌,眼眶猩红,而眉心一道朱砂红纹逐渐隐隐若现。与先前那个沈寄判若两人。

徐南柯此时魂魄正待撕裂,浑身痛不欲生,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是灵魂上的撕裂之疼却及不上心里难受万分之一,他抖着声音道:“一开始是因为任务,可后来,我的的确确是喜欢你的,你不要……我会……”

他说话颠三倒四,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剧烈的真气给打断。

清虚掌门率领几位长老立于山头,满面寒霜地盯着他,道:“何方小贼,居然敢夺我儿子的舍,活得不耐烦了!”

他魂魄此时剧烈波动,即将挣扎逃出徐真的身体,这波动竟然引来五天神雷,被清虚掌门察觉到,儿子徐真早就被夺了舍,自然大发雷霆,赶来报仇。

“你说你会什么?”沈寄却丝毫不理会清虚,死死扣住徐南柯的手腕,眼眶猩红,里面一片漆黑,像是求救一般质问道:“你不会走?告诉我,你不会走!”

他爬起来握住徐南柯的肩膀,眼中恨意和痛意几乎将徐南柯击中。

大雨在两个人脚边砸出坑坑洼洼。

“将我儿子还回来!”清虚手中收魂幡在狂风下猎猎作响,居然是想要将徐南柯的魂魄收过去。在系统和清虚的两边拉扯下,徐南柯浑身欲裂,三魂七魄几乎要被扯碎。

他受不了地跪倒在地上,吼道:“不!”

沈寄猛地转过身,将徐南柯护在身后,提起剑招来雷霆万钧,他狞笑道:“谁敢动我师兄!”紫色雷电在他头顶劈下,竟然是即将渡劫之态,他浑身真气凛冽,几乎将整个落日峰都卷进去。

他身边绛云飞起,化作万千刀刃,竟然是直接将清虚的收魂幡给撕裂了——

清虚震怒。

最新小说: 蔚蓝领航者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三生谜情 药王神婿 你是我的白月亮 悍狼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我是妖魔收藏家 圣血殿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