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拯救男二 > 黑化(二)

黑化(二)(1 / 2)

系统:“恭喜宿主成功拯救人物沈寄,任务积分系统已经关闭——”

徐南柯魂魄飞了七万八千里,意识一直处于浑沌之中,只能感觉心脏的位置隐隐作疼。不知过了多久,他意识逐渐清醒,四周俱是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也感觉不到身体。徐南柯下意识地张了张嘴巴,却发现自己仍然发不出声音。

片刻后,他眼前出现几点光亮,摇曳飘渺,头顶出现两个人的声音。

真水道长说:“原来你前些日子突然下山寻找聚魄灯,是为了这事,只是你早知道你小师弟身在哪里,为何不告诉为师,难道还怕为师亲手把他捉回来不成?”

另一个是谢长襟的声音,他淡淡道:“师父是有诚信的人,既然答应我了,便不要反悔。”

真水道长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接下来师父和三师兄还说了些什么,声音却飘茫微弱,徐南柯全然听不见了。

他感觉自己的魂魄似乎是受了重伤,撕裂的疼痛还在持续着,他不禁蜷缩成一团。

这周围的亮光原来是聚魄灯中的亮光,难怪让他情不自禁想要靠近。

他在黑暗中走了许久,终于靠近了那些如同萤火虫一般的亮光,然后如死去一样躺在地上。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浑沌。

清醒的时候,他就昏昏沉沉地想起来一些片段,也终于记起来在赌城里,那晚沈寄说他想要什么了。沈寄说他从小就很羡慕别的孩子,能够在元宵节时上街,能够亲眼见到那些流光溢彩的灯笼、怪诞夸张的面具、热烈喧哗的烟火。

他从没见到过,所以他央求徐南柯送他一个面具。

他从不指望别人,他以为徐南柯喜欢他,所以才对徐南柯撒娇,对徐南柯笑。

可只是他以为。

徐南柯睁着眼睛,面对一片漆黑,情不自禁地想,若是自己在回来前便记起来了,该多好。

他还没有对沈寄好。

他忍不住去想,在人来人往的长长灯巷中,满天萤火,沈寄从面具后露出半张脸,对着他笑容明艳的样子。

只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有了,错过的即便可以挽回,却是永远无法泯灭的疤痕。

以后的几千个日夜,沈寄还会笑着看他,还能指望他送他一个面具吗。

……

徐南柯记起这过去的几年里,沈寄日日清晨,早早起来,在他院中练剑。

春夏秋冬,挑花,挑叶,挑草木枯荣,挑起大雪纷飞,沈寄练剑的身影逐渐在他眼前清晰起来。往日没有注意,现在却历历在目,他想起来了。

当他推开窗,沈寄练的从来都是同一招式,名为九死不悔。

他觉察得太晚了,沈寄的目光总是落在他身上,有时带着羞怯,有时带着执着,更多的时候,带着希冀。

药王谷中以命换命,落霞坡上亲手放他走。

而现在,沈寄眼眸里的希冀或许已经熄灭了,他没办法想象,之后沈寄该如何恨他,恨这一场有预谋的接近和欺骗。

他还没有告诉沈寄去哪里找自己。

即便要复仇,沈寄也找不到他。

天地浩大,沈寄去哪里找他。

以后的许多个清晨,该去哪里练剑。

……

徐南柯茫然地感觉哪里有点疼,想要捂住心口,却发现魂魄是没有心脏的。

他仓惶地在黑暗中等待着,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自己魂魄上撕裂的地方终于一点一点愈合起来了,三魂七魄应当是全部补全了,这过程虽然艰辛,且疼痛,徐南柯却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这之后他又恍惚间听到了几次自己的魂曲,魂魄受到召唤,但是因为被温养在这聚魄灯里,无法出去。

终于,头顶亮光再次出现,他模糊地听见谢长襟的声音:“小师弟,我现在把你放进你自己的身体里,只是你的魂魄与身体分离太久,乍一重合,会有所不适应,暂时无法动弹。”

徐南柯有点急切,拼命点头,不过他想起来谢长襟应该是看不见的。

不知道谢长襟做了什么,他的魂魄被放进了原先的躯壳里,立刻感觉四周一片寒凉,原来他竟是被沉浸在冰湖底下的玉棺材里,以冰莲修养着,尸身这才不腐不烂。

徐南柯在冰湖底下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身体一片僵硬,无法动弹,不过勉强能够发出一点声音了,他道:“沈寄……”

谢长襟看起来有几分倦意,白衣黑发微微乱了,面上没有多少表情,道:“来过孤鹜山许多次,被师父赶下去了。”

徐南柯心里一慌,急切地想要从冰棺材里爬出去,但是却没办法动弹,只能发出咯噔咯噔的恐怖响声。

谢长襟提起裤腿蹲在冰湖旁边,随手从旁边捞了几条鱼扔进徐南柯身边,冷冷道:“你再随便动弹,弄破了棺材,这鱼就要将你咬得尸骨不剩了。”

几条食人鱼隔着棺材摇尾摆首。

徐南柯气急攻心地瞪着他。

谢长襟反而好心情地提起嘴角,隔着冰棺材戳了戳徐南柯的脸,水纹漾开,道:“还是这副躯壳我瞅着顺眼。”

徐南柯又道:“沈寄……”

谢长襟道:“他来时受了很重的伤,奄奄一息,但固执得很,师父修为深厚,没让他爬上孤鹜山。他仿佛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只是来寻我的,他以为我是你朋友,多少会知道你是谁。”

是了,沈寄根本不知道徐南柯是谁,只能抱着一段虚伪的回忆,毫无指望地四处寻找,想象着那个人会在下一个时刻出现。

最新小说: 蔚蓝领航者 悍狼 你是我的白月亮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圣血殿 三生谜情 我是妖魔收藏家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 药王神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