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拯救男二 > 久别重逢(一)

久别重逢(一)(1 / 2)

孤鹜山和药王谷中间隔了十万八千里,因此徐南柯颇花费了些时日,只是在半路上,就已经打听出了沈寄的消息。

他本来以为,按照沈寄沉默内敛的性格,现在应该是孤舟蓑衣,在天底下四处找寻自己。谁知道去鱼龙混杂的酒馆角落一问,沈寄这两个字却是有名的很。与其说是有名,不如说是令人闻风丧胆。

简直比起孤鹜山三个字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乍一提起这两个字,整个酒馆里都沉默了,有人道:“这位修士怕是许多年没有下过山吧,怎么不知道此人,他可是天底下第一叛徒啊,大名赫赫呀。判出清元派不说,还劫走了清元派掌门清虚之子,这五年里,清虚率领众人上门找儿子,找得那叫一个凄凉。”

可不是许多年没下过山么,徐南柯这副躯壳自从十一年前,就没有在江湖上行走活动了,所以认识他的寥寥无几,只是为了方便起见,他还是从孤鹜山上摸了顶遮脸的草帽轻纱,戴在头上。

听到“叛徒”二字,徐南柯藏在草帽轻纱下的眼皮了跳,有种想冲上去把这人嘴巴撕烂的冲动。

只是不知道,沈寄明知道徐真不是他,还把徐真劫走干什么。徐南柯在心底里琢磨一番,有些苦涩,他倒是能够理解沈寄的做法了,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就算徐真不知道自己的踪迹,沈寄怕是也不敢放过这一点线索的。

他只能抓着这一根救命稻草。

徐南柯垂着眼眸,拼命沉住气,又问:“然后呢?”

又有另外一人上前八卦,道:“还能怎么着,谁能想到先前一个无名无姓的清元派小弟子,居然在一朝之间令所有人不敢小觑,此时听说已经分-神前期了,与清虚几乎可以抗衡。清虚在他手下讨不了好,只能三番五次地发生梁子,倒是苦了山脚下这些百姓。”

另一头有人插话:“他年岁不过二十二,怎么就分-神前期了呢,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人。”

“对呀,天底下的道修中,若我没记错,分-神期总共不过五人,一位是清元派掌门清虚,一位是药王谷谷主江诗河,一位是孤鹜山真水道长,另两位便是第一仙派的一对夫妇了。先前还有一位沈若云,只可惜已经死了。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一位。”

有人迅速反驳道:“诶,这个叛徒可不能算在道修里头,不是说了,他已经入了魔么?半道半魔,真不知道划在哪一边。”

“入了魔?为何?”

“听说五年前在清元派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令他一朝入魔,唉,有人说是因为他喜欢上了清元派中的他的师兄,就是那个被他劫走的徐真,但是掌门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才这样的……”

看来清虚和沈寄都没有让别人知道,徐真被别人夺舍的事情。

徐南柯听了很不舒服,心里道,一群智障,胡说八道,说沈寄喜欢谁呢,沈寄喜欢的本尊就在这里呢。

转念一想,他这难道是吃醋了不成。

他面上一燥,按了按纱帽檐,又不动声色地问道:“那此时他在哪里?”

有人道:“还能在哪里,还不是在他的老巢里,燕子楼与魔界相连,却还是大部分都落在修道界里。唉,你说他已经是魔修了,为何还执着地留在我们道修地地盘呢。这几年赌城已经没了,魔修和道修泾渭分明,各走各的道,这样被他一搅,又乱了。”

燕子楼。这三个字令徐南柯心神震了震。

他发现,虽然在他的影响下,原剧情很大程度上都发生了偏移,可最最重要的情节,最关键的转折点却是没有变的。

原剧情里,沈寄黑化之后,便是转而拜入药王谷江诗河门下,江诗河协助他一手建立了燕子楼,这是一个情报组织,得益于沈寄的追银凤,燕子楼很快就在修.真界中立稳了脚跟,无人能欺。

此后也是这样,李若烽带着清元派众人前来围剿燕子楼,沈寄战败,身陨。

此时原主李若烽早就不知道跑到哪个鬼地方去了,剧情却还是按照原先的顺序发展着,只不过率领众人围剿燕子楼的人变成了清虚——而导火线也变成了,沈寄劫走了徐真,想要从徐真身上套出自己的下落。

徐南柯心念百转,不是滋味。

旁边又有人道:“此时清虚掌门应该是已经将女儿嫁往第一仙派中了吧,若不是如此,第一仙派怎会愿意和他联手,一起剿灭这个叛徒!”

与第一仙派联手?

徐南柯瞬间表情变了变。原剧情里可没有这一茬。

沈寄如今若是对上清虚,还不至于会输,可是若是对上三个分-神期,那不还是任人欺负么,一想到沈寄任人欺负的可怜巴巴小模样,徐南柯顿时心头火气上来了,连桌上的茶也没喝,转身就走。

那几个八卦的人只听得到一阵风声刮过,方才那名头戴纱帽的修士居然来无影去无踪,一转眼不见了。

徐南柯飞过万重山,不眠不休,跋山涉水,足足花了一天一夜,才抵达燕子楼边界。虽然称作燕子楼,却是由十二座山峰组成,每座山峰各有自己负责的事情,总结起来是一件事情,搜集情报。

沈寄如今应该已经和江诗河达成了合作,江诗河的野心和目的,徐南柯不知道,也不想去了解。他只知道,沈寄做这些,肯定是为了找一个人。

而如今,那个人也来找他了。

每多过片刻,心中就多一分郁结与思念。原先沈寄在身边的时候并不觉得他那么重要,也从没想过会有分散的一天。此时人走远了,才发觉他在心里的位置。

徐南柯现在已经不需要穿越回现代世界,但是偶尔还是会拿出沈寄的画像来瞧一瞧,只是画像再栩栩如生,却没有真人的温度。

徐南柯到了燕子楼十二峰的边界,远远地就见山脚下一群逃出来的百姓,酒馆旗帜也乱了一片,显然是前面有什么大事发生。随着这些百姓出来的,还有一些穿着清元派校服的弟子,站在两道以剑护山,不让山上掉下来的石头砸到这些无辜百姓。

徐南柯抬头一望,才发现山根居然在颤动,远远大地震动,显然是山那头正在发生剧烈的灵气波动。

沈寄不会出什么事吧。

他心头一急,就要进山,却被一名弟子拦住,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山中不能进,现在清元派与第一仙派已经将燕子楼围起来了,看道友这副打扮,应该是来游山玩水的吧,燕子十二峰虽然风景好,但劝道友还是另择时日前来。”

这声音好熟悉,徐南柯从纱帽下撩起眼皮,悚然一惊,这不是玄清是谁。

只见玄清比起五年前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性情仿佛更加温和了些。

他既然是清元派的大师兄,围剿燕子楼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为何不随着清虚一起?

再一看,只见玄清身上服饰也变了,不再佩戴大师兄的玉佩,手中长剑也十分普通。

徐南柯顿时了然,只怕是五年前,玄清阻止清虚来杀自己和沈寄,令清虚恼怒无比,一气之下,废除了玄清大师兄的地位,将他贬为内门弟子了。不再是亲传弟子,自然不再受到器重。

唉。

没想到又有一个人因为自己受到连累,这笔债又该怎么还呢,一株断玉钩怕是还不了吧。

玄清见他发愣,不由得问:“这位道友,可有什么事需要帮助?”

徐南柯道:“我想进山,找一个人。”

玄清道:“此时两派斗争,不宜进山,为了你的安全,还是缓一缓……”

徐南柯淡淡道:“找心上人,此事只能急,缓不得。”

玄清语塞:“……”

他还想说些什么,眼前人影已经消失不见,徐南柯踩在树梢上,几个纵跃,离开了此地,直接冲着灵气波动的地方去了。

等到他寻到灵气波动的地方,夜色已经深沉了,他落在高高的树尖上,远远地放出神识,不叫别人注意到。

只见燕子楼十二峰里,一处峡谷里,站了两队人马,左边全是清元派的校服,中间还夹杂着几个第一仙派的人,玄六和徐灵似乎也在里头,距离太远,即便放出神识,却也看不太清晰了。

徐南柯又缓缓地将神识落在对面。只觉得浑身僵硬,无法呼吸一般,心脏狂跳,血液冲到了脑门上,既想早些见到那个人,却又近乡情怯,便是这种感觉了。

这边人多势众,燕子峰那边却只站了寥寥几人,前面一人着了红色衣裳,皮肤太白,艳丽,冷冽,凌厉,只看得见背影,身后长发被风轻轻吹动,有种近乎冷淡到睥睨的感觉,身形比五年前又拔高了不少,现在已是成年人了,落在徐南柯眼里,除了惊心动魄,还是惊心动魄。

神识看不清其他人,却唯独看得清他。

正在徐南柯眯起眼睛细看时,穿着红衣的沈寄忽然微微侧过头,朝他这边看了一眼。夜色太深,那一眼看不清神色,却令天地失色,似乎只是冷冰冰的一瞥,并未发现他。此时两方较力,沈寄自然不可能分神去放出神识或者追银凤。

可徐南柯仍然心头颤了颤,有些悲伤地想要叹息,却又强忍着将这叹息压在了舌根底下。一别五年,只见沈寄身形清俊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瘦了,也更冷漠了。

他总觉得沈寄无辜又可怜,自己欠他那么多,无以为报,再度重逢,一定要好好对待他。

徐南柯心里这么想,便喉咙紧了紧,鼻子一酸,顿时想冲出去把那个人直接带回孤鹜山,理智又阻止了他这么做。于是他静静等待着,观看着两边局势。

清虚浑身真气犹如斗篷,每多吐出一个字,山道两旁的石头便多迸裂一分,他已经分神期,在整个修.真界已经是极少有人能敌了,他怒目喝道:“我早已说过,若你将我儿子交出来,我即刻率领我派上上下下离去,你若还顾忌当年的半点师徒情分,就早点把徐真交出来!”

一派掌门,说出这种话,已经是非常委曲求全了。

徐南柯看向清虚,心中估计,他这些年应该修为没有什么长进,瞧起来应当还是分-神前期。恐怕是因为儿子被抢走了,心神乱了,才无法再进一步。

沈寄带着嘲弄的语气,道:“若你不是废物的话,只管来抢,何必喊话,只管动手就是了。”

他背对着徐南柯,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声音却冷如冰天雪地,语气也十分凌厉,与五年前截然不同。

已然是仿佛换了个人了。

最新小说: 蔚蓝领航者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三生谜情 药王神婿 你是我的白月亮 悍狼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我是妖魔收藏家 圣血殿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