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拯救男二 > 两情相悦(四)

两情相悦(四)(1 / 2)

两个人又在山上过了一段日子。

沈寄腻歪得不行,拖得不能再拖,才满腹委屈地收拾了屋子,重新设下结界,正式开始入定。他此时境界达到了分-神后期,但是修为却不足,所以极容易发生变故,因此修行必须一心一意。渡劫可不是小事,不能再像之前那样草率而行。

入定之前两个人约法三章,七天才能双-修一次,以免沈寄又食不知髓,无心修炼。沈寄坚决不同意,和徐南柯再三谈判,终于勉强妥协。徐南柯本来还提出一天沈寄只能放松半个时辰,只能亲一次,但是在沈寄的死缠烂打、撒娇耍泼之下,他终于心软,无条件缴械投降,退步到一天可以亲三十次。

其中嘴唇只能亲五次,因为亲起来,两个人都收不住,担心控制不住欲念滚上了床。

脖子可以亲十次,身体其他部位可以亲十五次。

总而言之,两人讨价还价,为了这件事整整纠缠了三天三夜,才达到一致意见。

白纸黑字,写在案前,两个人郑重其事地按下手印。

按完手印,两个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沈寄又在约法三章上补充一条,师兄不得离开他三步之远。

徐南柯看他高兴,就什么都由他去了。

整座山被封了起来,结界漏洞也已经补上,无人可进。

为防止中途被打扰,沈寄将元凶兽抓回来,决定送下山交给江七。

元凶兽在山上待了一段日子,已经将这里当作它的地盘,十分不情愿走,在院子里不停蹭着沈寄的脚踝。由于沈寄是魔修,它也算半只魔物,所以对它而言,格外想要亲近沈寄,能赖一会儿就是一会儿。

沈寄抓起元凶兽,原本打算直接扔下山,忽然不知怎么地又收回了手,故意将元凶兽往怀里按了按,回过头来朝正在檐下喝茶的徐南柯看了好几眼,有些眼巴巴的。

他现在一个眼神,徐南柯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求吃醋。求亲亲。

徐南柯心中好笑,觉得他可爱,被可爱得心肝乱颤,想事事如他的意,便朝元凶兽瞥了一眼,把脸色沉了沉,走过去将茶碗在沈寄桌前重重一磕,道:“还不赶走?等着它占你便宜?”

“好。”沈寄立刻道,眼角眉梢都是喜意,欢天喜地地将元凶兽送了出去。

元凶兽万念俱灰,凄叫一声,窜出结界之外。这下,整座山上彻底清静了。

正式闭关后,无非把屋门一关,不叫风雪进来半分,不再吃饭外出。

偶尔两个人醒过来,也只是在床上纠缠一会儿。

如此,时间便过得飞快。

徐南柯自己修为一直止步不前,倒也并不急,他醒过来的时间比沈寄多,会看着沈寄的脸庞发一会儿呆。然后起身炼制一些丹-药,等到沈寄醒过来后进补。或是替沈寄将额头上细密汗水擦去,往他体内输入一些疏导的真气,助他修行更加顺畅。

等到沈寄飞升之后,天道便再也拦不住他,到了这时,他的命运才算真正地更改了。

徐南柯要一路护他到底。

以前师父说,像徐南柯这种不容易落下执念的人,不容易走火入魔。师父说得果然不错,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徐南柯在修行上基本上都十分顺遂,没有遇到任何无法过去的关卡。这虽然和他体内的天灵根有关,但也和他心境有一定关系。

因此虽然先前耽误了许多时日,但现在重新提起修行一事,徐南柯也能够很快进入状态,几个月内突破了元婴前期,能够看见自己丹田内逐渐形成金色的小人。

不过此时徐南柯已经对修为上的进展没有太大感觉了,他上一世已经突破过一次元婴,所以这一世再突破一次,对他而言,不过把路重新走一遍。

倒是沈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经常脸色苍白地从入定状态中醒过来。

两个人醒过来大多数都是错开的,因此刚开始的时候,他都很好地隐瞒了起来,不叫徐南柯发现。但是有一次,徐南柯正好亲眼瞧见他满头大汗,嘴唇苍白地醒过来,从床上起身下去,想要倒水将脸擦一下,却没走几步,脚一软跌在地上。

徐南柯吓了一跳,慌忙将他抱到床上去。

“你怎么回事,多久了?”徐南柯蹙眉道。

他伸手捏住沈寄的手腕,将真气探进去,结果沈寄也将真气探入他体内,苍白的脸上出现一点笑意,惊喜道:“师兄,你已经突破元婴了。”

徐南柯忍不住拍了下他脑袋:“现在说的是你。”

他探查到沈寄体内修为比前几个月多了许多,进展也非常快,送给三师兄的那些修为正在慢慢补回来,可是到底跟不上他原先的修为。因此境界有些不稳。

但是也没察觉他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伤口几个月前就已经好了。

“我没事,师兄别瞎操心了,就是盘腿坐久了,腿有些麻。”沈寄边说边坐起来,抹了把脸,脸色已经好了不少。

徐南柯自然不信,但是一时也没说什么。渡劫对于修行之人本来就是最困难的一关,否则那么多元婴修士,有多少能进入分-神的,又有多少能真正渡劫飞升打得。别说整个修-真界寥寥无几了,就算是近千年来,也没有几个。

他师父和江诗河已经困在分-神期有几十年了,还没能真正突破。

徐南柯所能做的,只是寸步不离地陪在沈寄身边,陪他把这一关熬过去。

不过这样一闹,他也没什么心思修炼了,这一晚两个人干脆放松了一下。

两个人在屋顶并肩坐下,山上埋了不少酒坛子,是沈寄从药王谷那里弄来的,江诗河酿的酒,自然酒香浓郁,味道醇厚。

但是闻着这酒味,徐南柯却心情不怎么佳,总是不由得想起在药王谷中的几个夜晚,沈寄一身酒气回来。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想来如同心头痕,难受且不是滋味。他自然也能够猜的出来那是为何,沈寄用酒掩盖了身上的血腥味,好叫他闻不出来。

如果不用真气将酒逼出来,沈寄还是一杯倒。

徐南柯撑着脑袋看他脸颊泛红,醉呼呼的,觉得十分好玩,于是没有挡他,任由他喝了整整一坛酒。

最新小说: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 三生谜情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蔚蓝领航者 药王神婿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你是我的白月亮 我是妖魔收藏家 悍狼 圣血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