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拯救男二 > 渡劫(三)

渡劫(三)(1 / 2)

这个场景令徐南柯一阵恍惚,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他真的分不清,这到底是沈寄的心劫,还是他自己的心魔了。沉睡的那五年里,他反复梦到这种场景,不同的地方,同一个背影。

可这一次却不是梦境,而是直接把鲜血淋漓的创口撕开,摆在他面前,逼他直面。沈寄经历过的,叫他也经历一遍。

徐南柯脸色惨白。

他觉得这可能就是天道对他篡改沈寄命运的惩罚了。

徐南柯忍不住,飞至沈寄身后,从身后拥住了他,可是这一次却不像上一层心劫那样,能够直接触碰到小沈寄,而是直接从沈寄身体里穿了过去。徐南柯往前一冲,就冲到了溪水里去,浑身湿透,他有点讶异地看了眼自己的双手——

明明是实体的,可为什么没办法触碰到沈寄。

应当是沈寄的心扉更加紧闭了。

沈寄毫无知觉,只是冷冰冰地朝四周看了一眼,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似的。

不过他什么也没看到。

徐南柯没有办法,只能看着沈寄沉默地在溪边把伤口清理了,离开了孤鹜山。在落霞坡上他受了极重的伤,但没有去药王谷医治,头几天打坐修行时,经常满头大汗地蜷缩成一团。背上伤痕累累,森森白骨正在愈合,可是进度相当缓慢。

这一回徐南柯看清楚他身上每一道伤口了,不再像之前在药王谷中那样,沈寄为他做了很多,他却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但这次他就算亲眼看见了,却也什么也做不了。徐南柯跟在沈寄身后,一触碰他,就穿过他的身体,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叫徐南柯只能沉默。

他看着沈寄漫无目的地寻他,脸上神情一日比一日冰冷。久久没有打理自己,衣服也乱七八糟的,不变的是手上永远捏着一只短笛。

徐南柯跟在后头,看着他。心劫中流逝的时间是几日,实际上在外头不过几瞬而已,但他依然感觉度日如年。

不过他很快想到了一个主意,等到沈寄在溪边喝水时,转到他身侧,剑气一挽,将树上叶子尽数扫落,盘旋在空中组成一个有些诡异的形状。徐南柯是火系,并不能熟练使用这种法术,他本来想写“沈寄”二字,但是树叶在空中扭曲成一团,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

如此异动,沈寄自然注意到了,他立即提剑来挡,但忽然变得激动起来,猛地站起来,东西南北地叫道:“师兄!”

他神情绝望,似乎并不抱什么希望。

徐南柯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树叶,凑到沈寄面前,轻柔地抖了三抖。

这个沈寄是五年前的沈寄,重伤未愈的沈寄。徐南柯原本在孤鹜山上沉睡时就在想,如果不沉睡那五年,直接能够找到沈寄,会对他说什么——

徐南柯以剑气在地上划下道来,写着:我是。

沈寄浑身僵硬,不敢置信地盯着地上那两个字。

徐南柯知道他并不能看见自己,但依然想要拥抱他,于是走到他面前,伸出两只手抱了抱他。他能够感觉到沈寄浑身颤抖,僵硬如石板,也不知道感觉到了自己没有。

这之后,徐南柯随沈寄在每一处的山巅上坐下来,看过日出日落。不过在过路人的眼里,看起来就好像从头至尾是沈寄一个人走过这些路似的。沈寄坐在悬崖顶上,虽然脸色紧绷,还在怪他,但却准备了两个蒲团。徐南柯便在他身旁坐下。

这时,他反复地写:我喜欢你。

还随沈寄去了一些魔修道修混杂的地方,找能够看到魂魄的通灵办法。这时沈寄以为他身死,魂魄还在,于是千方百计想要将他的魂魄变成实体。徐南柯虽然知道,只要告诉他此时去孤鹜山就能找到自己,但是心劫中一切不过是幻象,告诉了沈寄,也没什么用。

他便陪在沈寄身边,沈寄每时每刻要确认一下他是否还在,徐南柯便不厌其烦地写:我在。

他还写:我那时离开不是故意的。

也跟在沈寄后面去了一些不起眼的小酒馆。不过徐南柯发现,沈寄居然不是一杯倒,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喝了很多杯酒,也不会醉。越是喝得多,眼眸越是清醒。

他让徐南柯喝一口,杯里的酒少了一些,然后他就着杯口微微有些湿润的地方,也喝一口,以此方式来确认徐南柯的存在。徐南柯坐在他对面,撑着脑袋看他,以手指沾湿酒水,在桌上笑着写:也分我一杯酒。

沈寄也露出一点笑意,伸手对着虚空抚摸一下。

等到沈寄脸上冷意渐少,取而代之的是温和。徐南柯感觉自己好像慢慢从透明变成了实体。徐南柯倒是有些明白沈寄这心劫究竟是渡什么了,就好像是一场梦境一样,他将这场梦境填补充实,弥补这五年来所有的遗憾。他陪沈寄走过这漫漫长路,日后沈寄再回想起来,这五年便不全然是孤寂和恨意。

待到沈寄醒来后,必定会记得心劫中的一切,他只需要将这份记忆牢记,代替孤身一人的那五年记忆。

从今往后,便不觉得苦。

最新小说: 悍狼 蔚蓝领航者 圣血殿 我是妖魔收藏家 你是我的白月亮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药王神婿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 三生谜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