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1 / 2)

当沈寄知道那幅画像其实不过只是穿越神器的时候,闷闷不乐了很久,当然,以他的个性,一旦不开心一定要表现出来,哄一哄都未必能好。

而徐南柯能上天,能下地,就是没有读心术。

当他叫沈寄出去遛狗的时候,并不能从“这破狗有什么可爱的一点都不想出门”这句话中读出“哼狗有我好看吗”几个字。

当他多看了几眼电视上的女明星,沈寄从旁边走过来,突然一屁股坐到他身上,差点压到他的脸,而他没有选择抱住沈寄,而是漫不经心地拨开沈寄继续去看电视的时候,他就应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但是他没有。

坏就坏在他和沈寄朝夕相处,掉以轻心。

他很简单地以为沈寄是真的不想出门,于是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顺便还给沈寄带了几斤荔枝和薯片,回来的时候百无聊赖,在电梯里顺便摸出手机翻出沈寄的照片,用新学的美图秀秀给他P上猫耳朵——就发现沈寄已经一个人先去洗澡了。

徐南柯按照平时的习惯,推门就想进去,但这一推,却没推动,他手上带了真气用了力道,这浴室门居然纹丝不动。

门内氤氲白气身影绰绰,在玻璃上隐隐可见,但就是不让他进去。

徐南柯这才琢磨着不对劲了。

他又不呆,估计沈寄是为他多看了几眼女明星的事情生气了,沈寄已经要求过很多次,要从现实世界回到修-真界中去了,理由是这里太过穿着过于裸-露的女人。

上一次沈寄关了浴室门不让他进的时候,他果真没有进去,到头来沈寄还要不开心。

破门而入,他是脸红。

不破门而入,他是眼圈红。

到底破不破门,这是个问题。

徐南柯当即拆了门框,淡定地走了进去,沈寄正在淋浴,伸手一抓,已经把浴巾缠在身上了。这种情况太多了,沈寄居然脸不红心不跳了。

“我还没洗完,你进来干嘛。”沈寄瞥他一眼,转身去烘干头发。

徐南柯将他从头发丝到脚趾打量一眼,没瞧见他脸红,深深觉得十分遗憾,顿时想起以前动不动就脸红的沈寄,真是美味可口,可惜现在经过现代世界各种信息的荼毒,他轻而易举都不会脸红了。

估计是心里的小鹿已经撞死了。

徐南柯心里也生出一种危机感,别说沈寄这么可爱了,就凭他那张脸,便已经很多人和自己抢了。

他不对自己脸红,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徐南柯在脑子里搜罗一番,挑中最近看的一部电视剧里的镜头,故意凑过去伸出一只手从沈寄脸颊一直摸下去,滑到脖颈处,提了提他的浴巾,道:“为什么不叫上我?”

“你这都从哪儿学来的,别动手动脚。”沈寄嘴里这样说,但脸上飞快炸开了一朵红云。

“讲点道理好么,你这么好看,还不让人摸啦。”徐南柯差点没打出来一个哈欠,勉强将困意压下去,上下嘴皮一碰,专挑好听的说。

沈寄俨然刚煮熟的虾子,趁着徐南柯没注意,暗搓搓上前一步投怀送抱。

最新小说: 蔚蓝领航者 全球灾变:我靠植物守国门 三生谜情 药王神婿 你是我的白月亮 悍狼 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 我是妖魔收藏家 圣血殿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